1、 實收資本真的能為零嗎?

2014年起,中國實行注冊資本認繳制度。以前的實收制要求在本登記期內一次性到位,而認繳制允許股東將認繳的出資額設定為注冊資本,但可以在幾年內逐步到位,因此,公司成立之初可能沒有實收資本,實收資本為零。

也就是說,實收資本為零并不違法,也不違法。股東和財務都不必擔心。假設注冊資本為1000萬元,股東同意在十年內繳足,公司成立時股東尚未認購,則實收資本為零。當然,在實收資本為零的情況下,企業仍需向股東借入和投資營運資本,而營運資本通常算作股東貸款。只要股東不決定將借款轉為股東實收資本,仍將保持實收資本為零的局面。

2、 如何核算零實收資本?

由于實收資本為零是正常的,企業財務人員在記賬時只能在所有者權益項下列示實收資本為零,股東的其他貸款投資通常計入負債賬戶,如計入其他應付款。

有的企業財務人員強行將注冊資本1000萬元計入實收資本,再將未到位的1000萬元計入其他應收款——每一個股東,這是一種完全錯誤的會計處理方法,會給他人帶來誤解,會給股東帶來收回實收資本的風險。

至于印花稅的繳納基數,這里明確是按實際實收資本繳納,而不是按注冊資本繳納。

3、 是否需要在股東未來轉讓其無資金準備的股權之前落實到位?

如果股東的注冊資本沒有全部到位,甚至在極端情況下實收資本為零,那么在股權轉讓的情況下應該怎么辦?收購方能否要求原股東在股權轉讓前履行出資義務?

在實際操作中,工商、稅務機關從來沒有要求股東繳納全部認繳出資到位轉讓股權,因此實收資本是否為零并不構成股權轉讓的障礙。問題是,如果在轉讓過程中實收資本為零,如何判斷股東的轉讓溢價和應繳納的所得稅?

假設注冊資本1000萬元,實收資本為零,股東自然人張三以100萬元的轉讓價格轉讓公司全部股份。按照所得稅的邏輯,股權轉讓的收入應等于轉讓價格減去股權的歷史成本。由于實收資本為零,歷史成本為零。如果100萬元的轉讓價格公平,本次轉讓的股東溢價為100萬元,需要繳納20萬元的個人所得稅。

如果實收資本為50萬,轉讓價格為100萬,則轉讓溢價為50萬,以此類推。因此,實收資本是否為零,根本不影響股權轉讓溢價和收益的計算,收購方無需要求原股東在股權轉讓前到位。

4、 零實收資本能否避免債務償還?

根據《公司法》的規定,股東的風險不是以實收資本為基礎,而是以股東認繳的出資額——注冊資本為基礎。在正常運作下,這一問題不會爆發,但在破產或清算的情況下,這一問題必然會爆發。在《公司法》的解釋中,對這一問題也有明確的約定:

公司解散時,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,視為清算財產。股東未繳的出資,包括到期未繳的出資,以及依照《公司法》第二十六條、第八十一條的規定尚未分期繳納的出資。

清算時,公司財產不足清償債務時,債權人主張未繳出資的股東,設立公司的其他股東、發起人在其未繳出資額范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,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支持。

事實上,這給我們敲響了警鐘。公司注冊時,注冊資本不是越大越好。股東必須清楚。盡管它們不需要立即認購,但這一義務始終是達摩克利斯之劍。股東解散或者清算后,必須補足其承諾繳納的注冊資本,并清償債務。